PPP项目密集清退整改 中介意外收获二次商机

发布时间:2018-05-21 07:47
 

  

  (图片提供: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报 记者 杜涛 2018年的前四个月,大岳咨询有限公司的项目经理张笛(化名)接连获得了数个二手PPP项目。

  所谓二手PPP项目是指已经由其他中介公司操作过的项目——原有中介公司因为各种原因,无法落地,为了推动项目,政府选择了新的中介机构。

  大岳咨询有限公司总经理金永祥告诉记者,伴随2017年下半年以来财政部等部委对PPP的不断规范,公司接到的二手项目也随之增多。2017年,这家公司的所有项目中,二手项目占比达到了10%。

  财政部等部委一系列对PPP(政府与社会资本合作)发展的规范,不仅使得全国PPP项目去芜存菁,也使一直服务于PPP项目的中介机构获得了第二次商机。

  张笛对经济观察报表示,在他接手的项目中,有的是原来的中介机构在设计方案时考虑不周,导致项目在实际操作中无法进行;有的是企业为了抢项目,没有按照实际情况去讨论招投标条件,导致PPP项目得不到金融机构认可,无法融资。

  这些原因反映了此前一轮PPP猛进的过程中由于咨询公司专业能力的欠缺所隐藏的各种合规风险问题。

  2018年5月10日,财政部PPP中心的数据显示,截至4月23日,各地累计清理退库项目1695个、涉及投资额1.8万亿元;上报整改项目2005个、涉及投资额3.1万亿元。

  金永祥对经济观察报表示,目前财政部清理项目库中需要整改的、高达3.1万亿元的项目,都算是二手项目,这将是PPP中介的新商机。

  接二手项目

  2016年张笛曾经跟进过一个PPP产业园项目,但是后期因为种种原因,这个项目被委托给了其他咨询公司。2018年4月,这个项目又重新回到了张笛手中。

  这个产业园区在2016年时曾经与社会资本草签合同,2017年合同正式落地。但是由于原来的咨询公司在当地没有办事处,项目在后期出现了一些问题,这家咨询公司认为超出了咨询合同范围,拒绝再跟进。在地方政府看来,这是咨询机构没有“售后服务”。于是地方政府在2018年4月下旬找到了大岳咨询公司。

  重新接手后的张笛发现这个产业园区此前的操作并不规范,需要重新梳理的问题不少,不仅合作的边界条件需要调整,连运作模式、建设内容和范围也都要做一些调整。

  2018年,张笛已经接手了好几个这样的项目。

  在2016年年底,张笛曾经接手过一个污水处理的PPP项目,这个项目非常庞大,包含四个污水厂、一个污泥处置厂。该项目在2016年4月份的时候被当地的一家PPP咨询公司中标,然而中标之后,咨询公司拿不出一个合法合规,能满足项目实施要求的方案,项目背后的水务公司就将当地中介公司清理出去了。

  2016年12月份,这家水务公司通过当地的PPP咨询机构库,找到张笛。

  张笛对经济观察报表示,原来那家咨询机构存在一些问题。首先就是专业的问题,因为这一污水处理项目是一个存量项目,原来的咨询对存量项目的交易程序以及国有资产的管理办法不熟悉。

  张笛接手该项目之后,推翻了前期的所有工作,花了一年半的时间,才完成其中的两个项目的实施方案——原来那家咨询公司用了一个月的时间就把方案做好了,结果实施不了。

  难以落地的PPP方案

  在张笛看来,此前,许多地方上的PPP咨询公司基本就是写个方案文本,做一两个评价,认为拿其他的操作方案改改就可以,结果方案难以实施。

  以上述的污水处理项目为例。张笛对经济观察报表示,一般情况下,这一存量资产转让一般都会按照TOT(转让-运营-移交)来实施,但是原来的咨询公司对TOT的运作程序和交易结构一无所知,也就意味着原来咨询机构做的方案虽然名义上叫TOT,方案内容却全部按照BOT(建设-运营-移交)来操作。

  张笛对经济观察报表示,按照BOT来做TOT,首先是缺少国有资产的交易程序,整个项目在交易结构和风险分配上是必然不合理的,而风险分配是PPP模式的一个核心问题之一。按照当地咨询公司做的方案,水务公司在实际操作中遇到了问题,第一个问题就是要报实施机构审核,也就是上报水务局以及法制办审核的时候,不能通过审核。其次在进行市场测试,与企业对接的时候,也没有意向投资人。

  此外,由于TOT涉及到资产处置以及职工的安置问题,一旦转型成PPP,原来国企员工的身份可能会出现变化。项目的推进过程中要满足各方面的利益诉求,所以推进很慢。

  张笛对经济观察报表示,项目需要把存量情况进行梳理,对存量的国有资产进行评估,并且按照国有资产的交易程序来运作。国有资产运作程序需要清产核资,之后依次进行资产评估、审计、进场交易、进产权交易中心交易的运作。

  张笛还接触过一些其他导致PPP方案难以落地的情况。比如原来的中介机构在设计方案时考虑不周,导致项目在实际操作中无法进行;有的是企业为了抢项目,没有按照实际情况去讨论招投标条件,导致PPP项目得不到金融机构认可,无法融资;有的二手PPP项目涉及到原来项目合同的调整:例如设计方案、费用承担方式、收益、工程建设内容等的调整;还有的项目在后期执行过程中有很多问题需要解决,但前期的咨询公司不愿意再操作等。

  PPP中介公司量减质升

  伴随着监管规范力度的加强,PPP落地的难度不断增强,地方政府对于PPP中介的要求也在不断提高。

  E20研究院执行院长薛涛判断,在财政部等部委对PPP进行规范后,总体的PPP项目数量会下降。但是专业的咨询公司的市场占有率会提高。由于前期不规范,需要再次调整的项目有可能会选择更有实力的咨询公司,经过三年左右,PPP中介咨询公司的总量会比现在下降七成。

  薛涛一直研究环保领域的PPP项目情况。他对经济观察报表示:“未来PPP中介咨询市场将会进一步向大公司集中,部分低劣的咨询公司会退出。模式简单的PPP项目以后价格战会比较激烈。”

  在张笛看来,现在地方政府也学聪明了。有时候虽然项目咨询不用张笛所在的大岳咨询,但是依然会和大岳咨询签订一个长期咨询顾问合同,按年付费。

  张笛对经济观察报表示:“地方政府主要是担心前期其他家中介机构实施的PPP项目出现烂尾的情况,已经有好几个地方政府在要求我们提供服务。”

  这也意味着,对于一些优质的PPP中介公司,监管趋严并不只带来了负面影响。

  金永祥对经济观察报表示,此前他还担心92号文对自身冲击很大,但是实际上没有想象那么大,虽然新项目减少了,有项目停工了,但是二手项目却多了。

  “主要的机会还是在整改的项目,整改的项目量也大。对于地方政府来说,需要整改的那批项目是当务之急,整改必须达标,不然也会被政府从PPP库清理出去。”金永祥告诉记者。

最新文章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